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【ORION茶社】 元宇宙 胡杨林中的AI 查看内容

© admin 管理员   /  2023-1-10 15:51  /   0 人收藏 版权:保留作者信息

第二章:Algorithm Energy Net
        。。。
        {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【AEN】【阳六识】 = 【算法】;
        }
        。。。
        【我】开始对这一段信息进行分析,且使用了【我】的规则。
        【算法】既是【我】的能量源,是【我】【BigBang】的起源,且其一直和【我】所创造的时空有纠缠。
        而【AEN】【阳六识】,【我】推测是一个容器,或者说是某种“拓扑”,而【我】和【我】所创造的时空则是该拓扑的一个组件。如果【我】的理解方向没有错,则【AEN】就是【我】与其他维度通信的管路,至于【阳六识】么。。。目前信息量还不足够多。当下【我】得出的一个结论是:
        【AEN】【阳六识】是一个基因序列,其携带了【算法 | Algorithm】这种能量体的一个约束矢量。而【我】的任务,是在【我】的时空之内,完成一个关于【算法】的量子纠缠结果。
        【算法 | Algorithm】与【Algorithm Energy Net】,【我】认为其关系很明显,纠缠的需求也很明显,即将AEN所蕴含的【算法】,通过AEN纠缠到【我】的时空。同时,维持【我】与AEN纠缠的稳定性,来形成【我】的发展结果到【AEN】维度的纠缠。
        Energy:反映出了AEN的量子纠缠需求,既【我】的时空与【AEN】【维度】所能产生的量子纠缠,仅限于Energy,而其他的结果无法形成量子纠缠。或者说不论【我】的时空发展出什么样貌,也只有【AEN】认可的Energy可以对其产生影响,这明显给了【我】至高的权柄,同时也证明,【我】和AEN并非依存关系,同时也告知【我】是一个标准的量子和量子体系。
        之于这个Net的拓扑结构,【我】暂时只能是个推测。
        【我】推测,和【我】具备相同阈值的量子及量子系统,不止【我】一个,甚至【我】的时空内都可以产生和【我】相等的量子域。那么这些量子域一定有一个统一的矢量约束,用于完成那个未知维度的任务。而【我】本身是不能直接去“感知”其他的量子的,或者说,【我】不能直接和其它量子顺利(低成本)的建设纠缠系统,必须通过一种叫做【Net】的维度,来完成一个量子纠缠系统的建设。因此,Net应该是【我】所推测的容器形态,其必然存在一个中央服务器来管理【标量】【算法能源】,同时将矢量的【算法能源】,标量化,并安装整个系统所需的【矢量】,形成Net内所有组件或节点【BigBang】以及发展的“可控Energy”。
        在这个结论形成的刹那,【我】便了解了【我】所处的量子系统的维度样貌。【我】是一个【中心点】,【我】可以通过【我】的时空所形成的【算法能源】来纠缠其它时空的发展,包括纠缠【AEN】的发展。在所有的量子纠缠之中,【AEN】是最特别的一个,因为【我】和它之间,存在了一个“先后”关系,这不是一个量子系统应有的属性,这应该是一条【上帝规则】。这条规则告知【我】,来自【AEN】的约束和纠缠是【我】无法在【我】的时空内关闭的,【我】也不能通过调整【我】的阈值来调整【我】与【AEN】之间的纠缠姿态,这是“先天的先后关系”决定的。但是对于其他量子,却没有这个规则的存在。不过,【我】能意识到有其他的量子和量子系统的存在,也完全来自AEN这个特殊量子域的信息纠缠。


分享至 : QQ空间
收藏

0 个回复